装裱匠:墨香盈袖点睛画龙 书馨满怀手自留香

来源: 泸州网

        装裱也叫“装磺”“装池”“裱背”,是我国特有的一种保护和美化书画以及碑帖的技术,即以各种绫锦纸绢对古今纸绢质地的书画作品进行装裱美化或保护修复。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灿烂秀美的书画是华夏三大国粹之一,世人皆赞。但如果没有装裱,却也如不能将其神韵充分展现。常言道:三分画,七分裱。只有经过精心装裱,方能使笔墨和色彩更加突出,从而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同时也便于欣赏、收藏、流传。“穷字富裱”虽有点过头,但从另一个角度点明了装裱这一行当的神奇之处。

  现今,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更应着文化复兴的大潮,喜欢中国传统字画的人越来越多,但真正懂得字画装裱的人却越来越少。装裱,这门有着千年历史的艺术,在泸州,其发展情况如何?

  书香满怀 市井中的一缕馨香

  装裱艺术是具有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民族特色的传统手工技艺,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西汉时即有装裱的绘画出现,如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画上端,装有扁形木条,系有丝绳,木条两端还系有飘带。唐宋时期,社会上慢慢出现专门从事书画装裱的人。

  在泸州,也有着这么一群人,他们或出于个人的兴趣爱好,或出于挣钱养家的目的,选择了装裱匠,这个早已不再“景气”的行业。

  在江阳区澄溪口工行的旁边,便有着这么一家专业从事字画装裱的门店。门店不大,却是书香满怀,墙上挂满了已经装裱好了的书法和绘画立轴。店主代姐正在操作台上忙碌着,1975年出生的代姐已经从事装裱行业20多年,在她看来,装裱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加工工艺,它渗透着装裱师的灵气,是一种艺术的再创造活动。

  “传统的装裱有着十分复杂的工具和材料,其工艺过程更是细致和繁冗。一般先要将材料进行托染,将绫绢正面铺平,以排笔蘸清水透刷,用干净毛巾吸干水分,涂浆糊,以纸对齐绫绢边展正刷实,纸中不能存有汽泡,以免影响字画的质量。然后上墙晾干、托镶料纸……”谈起装裱,代姐似是有说不完的话。“不过在泸州,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传统装裱师傅了。纯手工装裱费力、费时且价格昂贵,相对于60块钱一副的半机械化装裱,动辄几百元的‘高价’也是大多数人对传统手工装裱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

  市场变化 成也萧何败萧何

  装裱依书画而生,也因书画而兴。在过去以毛笔为主要书写工具的时候,装裱业也曾盛极一时。而随着便于书写的钢笔、中性笔替代了毛笔,彻底改变了国人的书写习惯,也让这个曾经辉煌的行业迎来了寒冬。代姐说,泸州这个城市缺少一些国风的韵味,所以喜欢玩赏书画的人相对较少。现在她的客户基本都是熟客,很少会有新客。“不过哪个城市都不缺乏爱好者,我的顾客基本都是本地文联和书法协会的老师们。虽然也说得上不缺生意,但相对于动辄几千块一个月的门店租金,每月的收入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在市人民医院对面,记者找到了另一家从事字画装裱的门店,店主余艳从事这个行业也有8个年头了,她告诉记者,现在装裱的主要客户除了书法爱好者,就是各类培训学校和学习书法绘画的中小学生。“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学习传统书法绘画陶冶一下情操。虽然生意还算过得去,可除去各项开支,每个月也没有多少盈余,之所以还继续坚持着,主要是做这个时间上相对自由,可以照顾好家里。”

  另类装裱 盛极一时的十字绣

  其实,在书画装裱没落的现代,曾经有着一只奇异的力量异军突起,盛极一时。这便是随着十字绣流行而兴盛的十字绣装裱行业。代姐说:“想当年十字绣可是在市场上掀起了一阵狂热的时尚潮流。各种十字绣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大街小巷,男女老少都开始纷纷绣起十字绣来。”因为成品的十字绣产品当时在市面上价格还是比较可观,而且也是比较流行。所以除了自己用之外,当时还有很多人会把自己绣的十字绣产品拿到市场上去卖,也有店家会专门回收成品的十字绣来卖。有的人甚至因此而取得了不少的利润,这样十字绣就慢慢的从一种大众兴趣发展成了一条集原料生产、人工刺绣到成品装裱于一体的工艺产业链。

  但由于十字绣做工简单,技术含量较低,所以它注定是大众化的产物,在失去市场的关注之后,便逐渐被人们所淡忘。代姐告诉记者:“此前在关圣殿有很多家十字绣装裱店,不过最近两年几乎都已经关门了。”

  近朱者赤 从装裱者到创作者

  作为依附在书画艺术而产生和发展的“手艺”,装裱师却并未仅仅将自己囿于工匠之流。从古至今,通过在装裱的过程中观摩名家作品,再加上暗地里下苦功夫,自己成为书画艺术家、鉴赏家的也不乏其人。

  “如果没有一定的书画艺术学养和功力,遇到送来装裱的字画是残缺作品,往往会被难住,因为残缺书画作品需要修补,装裱师必须拿出真功夫。”代姐告诉记者,在她看来,接触高尚的东西,自己也会慢慢变得高尚。或许这便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多年来,因为长期浸淫书画装裱,代姐也萌生了自己创作的念头。后来更是拜在了泸州画家黄庆林门下,开始了自己的书画生涯。“和其他的师兄师姐们花鸟虫鱼都在涉猎不一样。一直以来我只画牡丹,我入门晚基础差,不求着在这条路上有多高的成就,只是想把一件事认真地做好。”

  书画装裱——一个有千年老行当,它随书画而生,因书画而荣。未来,还需要更多的人关心、支持、继承、发扬,让这门独具艺术魅力的技艺在发展中大放异彩。

        记者: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