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不会被遗忘:黄埔学员张世玉千里投军

  纪念抗日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

  黄埔学员张世玉千里投军

  组织夜袭队,跟共产党部队合作抗日

  孟嘉多

  张世玉辽宁锦州人1920年5月出生,毕业于黄埔军校站干四团7期政治科,曾任国民党一战区华北办事处中校参谋,中央警官学校、中训团指导科长,国民党沈阳三青团第三分团主任、浑河区、南关区区长等职,解放后在锦州市玻璃制品厂工作,1985年退休。

  张世玉的儿子张小朋保留着父亲仅有的几张照片和资料。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父亲。

  奔赴潜力投奔国民党中央军到黄埔军校学习

  1942年身在“沦陷区”的张世玉,不愿当亡国奴,从北平出发,投奔国民党抗日。经河南孟县,最后到孟津一个国民党敌后工作据点。

  他沿途多次遭到敌伪盘查,在等候引渡黄河的当天下午,陆续来了 24个大学生,都是从伪满地区来,打算找部队去投军抗日的。引送人员把这些人临时编成5个小组,简单地教了自卫和隐蔽的方法和联络信号、注意事项,天黑后出发。

  大家穿过几道封锁线,在通过开阔地段时,遭到后方日军碉堡的灯光扫照,没多久,传来马达和链轨的声音,地面震动,坦克开过来了。坦克没开灯,对着周围盲目扫射,开了过去,距离他们不到100米。附近河滩另外有一群老百姓难民遭到扫射,死伤狼藉……后来发现,伙伴们有11人遇难,大家心情异常悲愤,只能将他们草草掩埋,受伤的同学包扎处理。

  天亮了他们发现,因风向关系航道发生变化,渡船没法停靠。好在天公作美,连阴两天没出太阳,能见度很低,为这些学生们打了掩护。半夜风向改变了,大家登上了位于黄河的渡船,拂晓前,抵达黄河南岸登陆终于脱离了沦陷区。

  天亮后,大家被领到黄土高原的一个窑洞内休息,到达安全区,张世玉和伙伴们身体支撑不住了躺下就睡着了。

  “一二三四……”当时口号声惊醒了大家,发现广场北侧正面处理蒋介石的戎装画像,一群国民党士兵正在操练。南岸是偃师地界,大家休息一天后,第二天顾一辆驴车装行囊到洛阳,在西安站干团洛阳招生办事处住下。

  在洛阳街头有《放下你的鞭子》巨幅壁画,还有抗战就往宣传队的“抗战部分男女老幼,守土不分南北西东”“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等抗日标语,看了都让人心潮澎湃。

  离开洛阳,张世玉去黄埔军校学习,临行前他写了一首感怀打油诗并咬破中指按上了血押,留在洛阳的国民党办事处,“廿四始出十一还,壮志未酬身先捐。誓杀倭寇复国土,重整山河建家园。”

  从洛阳火车去西安路经闵底镇,换成“闯关车”,连夜冲过潼关隧道,而对岸的风陵渡已经被日寇侵占,其炮兵可控制南岸闵底镇到潼关隧道一带。只能夜间冒险通过。到华阴再换车抵达西安。此去十一人中两人(一男一女)去重庆,其余全到西安小南门外战干路西安站干团收容队报到,等候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

  他还记得当时考试日语试题为《一个夜晚》,张世玉简要地叙述了突破日均封锁线夜渡黄河的经历,通过考试被录取,编入特科总队第七期学员大队三队受训。当时每人发一只捷克式步枪,他们这些黄埔学员在煤气灯下夜读,有时候在宿舍烛光下学习。每晚熄灯前以区队为单位报数点名后集体唱黄埔校歌。”在黄埔军校,他们学到了丰富的实战知识和技能。

  原来这是是流亡内迁的东北大学校址

  受训期间,有一件事至今让张世玉难忘。学过射击教范后,大家在校园内做三角瞄准训练,有人偶尔发现在附近矮树丛围笆角下有一块石碣,上边刻有“东北”二字,再往下面的字埋在土里看不清。

  饭后几个人一起来到这里,用锹挖,赫然露出“东北大学”四个字,凹处还有暗红色的油迹。这里竟然是当年内迁的东北大学校址。,一时间难以抑制的乡情涌上心头,不知道谁带头唱起了“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当时每个人哭了……

  我抗日,却发现国民党部队不太得人心

  1943年毕业后,张世玉被派到国民党天津底下党部搞敌后抗日工作。不久组织遭到破坏,1944年春,张世玉在送爱国青年去抗战后方途中,日寇已经开始进犯洛阳。于是他到战区办事处报道,投入战地工作队。

  在偃师东南战场上率学生运送弹药,抢救伤员时,一发日寇的炮弹在附近爆炸,张世玉被震昏,醒来时不能站立,衣服被撕碎,左腿迎面骨劈裂,右腮帮子被弹片划了个口子翻出来。右耳膜穿孔听不到声音,后来腿用石膏固定,腮封了三针。

  战场失利,大部队转移,张世玉被安排到老百姓家养伤,这位老人姓杨,得知张世玉是东北青年和战地学生服务队后,拿来一张宣传单“宁让日寇奸淫烧杀,不让十三军驻扎”当时张世玉看国民党部队与老百姓的军民关系如此,心中黯然。老人说:“儿娃子,炮弹再近一点儿,你就没命啦,年轻轻的搞点儿啥子不好,非要当中央军?”张世玉回答他,我就为了不当亡国奴,老人就没再说啥。

  张世玉恢复得很快,能轻微活动了,但在得知反攻未成,洛阳失守时,心情特别沉重。

  伤好后,他又返回了北平津唐地区,在艰险条件下开展抗日活动。后来他和国民党第一战区敌后军事工作人员在北平西郊福寿岭一带建立抗日根据点,还利用战斗空隙为当地筹建了两个农村义务小学,使当地孩子有了上学机会。女同志还利用公开身份掩护为附近错民义务诊疗,甚至免费接生。

  跟共产党的部队合作抗日,进北平前把武器弹药给了共产党

  在此期间,张世玉和大家组织了一支夜袭队,专门在黑夜偷袭日伪政权警察署,如袭击了门头沟田村火车站的日寇小分队,还到天津马场道南谦德偷袭了警察所,缴得武器,壮大抗日队伍。

  在农村他组建民众自卫队,夜间活动在敌据点周围,迫使日寇和敌伪汉奸夜间不敢走出据点。民众自卫队对北平城区老百姓不断发送太平洋战争盟军胜利的战报,鼓舞大家的抗日热情,增加抗战必胜的信念。

  事实上,这支战斗在敌后的小部队,能够长期在平津唐三地日寇眼皮底下活动,主要是全靠当地民众的支持,同时张世玉们和妙峰山共产党的平西抗日部队很好合作,互相支援,给日寇更有效的打击。这支共产党平西抗日部队的领导人叫魏鄢,据说是归共产党北平城工部刘仁领导,张世玉的夜袭队和民众自卫队在医药和生活必需品方面,给予了共产党平西抗日部队很大的支援,双方关系处得很好。而这期间,张世玉们有机会阅读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和《论联合政府》等小册子,思想上受到很大启迪。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他们这支小分队奉命立即进入北平。在进入北平前,他们将所有剩余武器弹药和物资(马克沁水冷式重机枪1挺、法式轻机枪2挺,日式掷弹筒1座,79式步轮150余支,驳壳枪12支还有74箱手榴弹等弹药),全部无偿交给了友军——共产党妙峰山平西抗日部队。

  回忆抗日战争这段历史,张世玉在回忆录中说:“我们这些国民党抗日老兵虽不能预料到中国共产党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但作为一名军人,为了抗日救国,不当亡国奴,也尽了一份力所能及的责任!”

  (注:张世玉老人已去世。)

相关阅读:

了解泸州大小事,欢迎关注泸州网微信公众号
1、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2、打开微信——通讯录——右上角“添加”,搜索关注lzw-lztv泸州市电视台

推荐:

推荐微博

[编辑: 陶颖]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