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春节‖今年春节,他们要回两个家

来源: 
泸州电视台
2月10日,距离过年还有近一个星期,住在江阳区批把沟的小易,却要匆匆地在家吃个便饭,踏上另一趟“回家”的旅途,这将是她第一次以媳妇的身份回婆家过年。

  2月10日,距离过年还有近一个星期,住在江阳区批把沟的小易,却要匆匆地在家吃个便饭,踏上另一趟“回家”的旅途,这将是她第一次以媳妇的身份回婆家过年。

  小易和小张刷着手机查询天气

  小易在重庆工作,逢年过节才能回家看望父母。去年7月21日,她和小张领了结婚证成为夫妻,往年那个在家里撒娇的女孩长大了,也建立了自己的小家。春节这样一个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对于分别添了一对父母的小夫妻来说,究竟是该回娘家还是婆家呢?好在,从事教师工作的小易假期挺长,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兼顾两方。

  从腊月二十六到正月初四,小易都要跟随小张回到内江老家祭奠先辈。角色的转换,让小易显得有些紧张,“以前去他家感觉都是客人身份,以后就是真正的新成员了。”紧张之余也会期待,毕竟身边有了更多的亲友,这个年过得挺不一样。

  采访当天,小易的父亲在外加班,没能和女儿女婿聚在一起。两个年轻人与妈妈围坐在饭桌旁,说说家长里短,谈谈对未来的期望,这顿在娘家的“年饭”就算吃完了。

  桌上的菜有小易最爱的仔姜烧鸭。上学那会儿,因为额头上老爱长痘痘,对于这些刺激性的美味,小易总是想吃而不得。现在长大了,“青春期”的烦恼渐渐远去,只要在家,妈妈都会将她当年一直心心念念的菜式逐一端上桌,是一种补偿吗?可能吧。

  行李不多,却要装下未来

  收拾行李时,小张翻出了自己的毕业论文,今年即将博士毕业的他已经有了明确的职业规划,未来夫妻俩都会在200多公里外的重庆谋发展讨生活。谈笑间,小张提到了自己对渝昆高铁的期待:“我们开车倒还方便,但是父母来往看望我们就太折腾了,以后高铁通了大家就能经常聚在一起。”

  临行前,小易的母亲削好了一碗香梨和苹果,希望小两口在“回家”的途中一路平安

  过年回家是一种“甜蜜的烦恼”,回头看看全是自己长大的印记。我们都以为这只是个“归巢”的过程,但对于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来说,过年回家也是一个“奔波”的过程。他们会从天南海北赶回老家,也可能像这对小夫妻一样,从一个老家赶去另一个老家。在奔忙中与亲友团聚,在旅途中让自己成长。

记者: 
范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