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河“末代渔民”上岸记(上)

来源: 
合江新闻中心
天晴捕鱼,下雨制网曾经是赤水河畔渔民的生活常态。2016年12月27日,农业部发布《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明确从2017年1月1日0时起,赤水河流域全部天然水域进行为期10年全面禁渔期。上岸一年,曾经的赤水河渔民彻底告别了风雨飘摇的船上之家,洗脚上岸开始了新生活。

  天晴捕鱼,下雨制网曾经是赤水河畔渔民的生活常态。2016年12月27日,农业部发布《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明确从2017年1月1日0时起,赤水河流域全部天然水域进行为期10年全面禁渔期。上岸一年,曾经的赤水河渔民彻底告别了风雨飘摇的船上之家,洗脚上岸开始了新生活。

  2017年,全光有靠着家里的800株真龙柚果树挣了十几万元,这是他上岸的第一年。果子采摘后进入了管护果树的好时节,这几天,他和工人们忙着修枝施肥,为来年做准备。全光有说,往年这个时候,他和妻子已经开始准备渔具,等待捕鱼期的到来。

(网络图)

  岸上和水上是两种不同的忙法。全光有今年45岁,和哥哥从小学捕鱼,在赤水河上以船为家的日子过了三十年。从最开始的小木船到后来的机动渔船,他们曾经靠一张渔网网出了全家人的生活,正是在一天天的捕鱼中,他们发现,鱼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不好捕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全光有就计划转产,在自家土地和流转的十来亩土地上种植了真龙柚苗,全光有说,当渔民没几年,心里就已经有了底,这个行当,干不长。

  曾经家里放渔具的地方现在堆上了肥料。转产后,全光有就和妻子回到家里专心打理起了果园,果树由全光有打理,生活则由妻子操办,上岸后政府补贴的十多万全投入了果园。对他们来说,上岸和捕鱼一样同样在忙碌中度过,但时间更自由了。

  全光有说:“现在家庭也照顾得好,原来家里有什么事,我回来最起码都要几个钟头。”

  手上的鱼腥味儿现在已经被泥土味儿替代,全光有手上还有学捕鱼时拉网磨出的厚茧,捕鱼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从渔民变身果农,全光有离开了三十年的老行当。

  全光有说:“打渔我都打厌倦了,反正不想再干了。”

  全光有说,2017年卖柚子的收入和以前捕鱼的时候基本持平,开春后,他想多参加县上组织的真龙柚技术培训,把种植规模继续扩大,更重要的是,补偿那些年和家人聚少离多的时光。

  和全光有一样,2017年,赤水河流域合江段共有83位渔民实现转产。赤水河渔民转产转业,共涉及泸州市古蔺、叙永、合江三县,但拥有捕鱼证件的45户83位渔民全在合江。我县对渔民因人因户、分流转产开展技能培训,外出务工、种养创业成为渔民洗脚上岸后的新职业。其中不乏像全光有一样找到了新产业的渔民,但几十年的老本行突然说停就停,还是有些渔民“水土不服”。

  两兄弟一起学捕鱼,在转产上岸后,弟弟全光有有了新产业,开始了新生活,哥哥全光明却有点儿迷茫,他怎么了,请继续关注赤水河末代渔民上岸记。

记者: 
黄欧琳 冯岚 杜明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