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日报 ‖泸州:加快建设“两中心一枢纽一门户一高地”

来源: 
川报观察
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格局,奠定经济强省坚实基础。

  不久前召开的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格局,奠定经济强省坚实基础。

  肩负省委重托和群众期盼,全省各地正陆续召开市州委全会,学习贯彻省委全会精神,并围绕省委新部署,谋篇布局新发展、新跨越,力争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征程中有新作为。

  新格局、新发展、新跨越,四川各市州将如何展开新谋划?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亮点?川报观察推出“市州委全会观察” 系列报道,从新布局、强产业、畅交通、大开放、惠民生等方面解读市州委全会传递的新信息,触摸市州未来发展新脉动。

川报观察记者 魏冯

  泸州,是四川除成都以外唯一拥有自贸试验区这一国家开放平台的市州,也是连续九个季度保持四川GDP增速一二名的市州。同时,它也是全国上百万人口的中心城市里唯一不通一寸客运铁路的城市。

  泸州想推动转型、创新和跨越发展。7月20日,泸州市委八届五次全会上作出奋力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的决定,加快建成“两中心一枢纽一门户一高地”,即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和成渝经济区南部中心城市、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四川南向东向开放重要门户、内陆开放高地。

  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如何成为四川重要门户和内陆开放高地?如何加快建成全国交通枢纽、破除最大的高铁短板?

泸州城北新区发展日新月异(牟科摄)

  【走现场】

  马士基归来,留恋泸州港的什么?

  时隔两年,全球最大集装箱运输商马士基回泸州了。

  几天前,记者在泸州港看到五个印着“Maersk”字样的集装箱运抵泸州港,这批重达130吨的集装箱装满了进口豌豆,从加拿大启航,将转运至成都新都客户仓库。

  一次常规的转运动作,却并不寻常。看到“Maersk”,意味着泸州港再被纳入马士基的全球进仓系统。

  原来,马士基2016年9月1日起划下一份“名单”——停止包括泸州港在内的10个中国港口的进出口货物,将原来向泸州港提供的服务改为重庆港。马士基高层表示,希望重点放在盈利能力较高的港口。”

泸州集装箱码头,四处可见马士基的集装箱

  近几年,周边港口同质竞争、港口吞吐量不饱和等挑战,是泸州港必须面对的现实。有专家认为马士基这份“名单”上的港口,均没有足够货物支撑马士基业务发展,在全国也不具备较强辐射力。

  事实并非如此。今年6月,泸州港用努力换来马士基回归,签订了集装箱堆场协议,为马士基集装箱进出泸州港提供闸口、设备管理、电子数据交换、EIR和铅封等综合管理;今年上半年,泸州港成为国家临时开放口岸,标志着四川港口国家开放口岸实现零突破。如今,泸州港已成为长江上游除重庆外最大的港口。

  为何马士基再度归来?他留恋泸州港的什么?

  四川泸州港务公司给出一组数据:今年前七个月,泸州港进境粮食中转量5.12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52.77%,而大部分来自马士基的中转。

  在四川泸州港务公司总经理黄兢看来,一方面马士基看中了泸州港的多式联运。“去年,泸州港铁水联运1.78万标箱,数量在全国港口排名第九位,内河港口第一位。”

泸州港

  同时看中了对外开放的物流通道的优化,即三向通道建设。

  东向借助长江黄金水道,与上海、南京、武汉等枢纽港建立合作关系,开通“泸汉台”、“泸宁韩(日)”等近洋外贸航线,推出沿途不挂靠港口的“外贸快班”,缩短发运时间。

  南向通道建设启动,铁路3天分别运抵昆明、广州、钦州等地,与南方口岸的之间公路运距在四川最短、费用较优。

  西向与成都国际铁路港“物流一体化”发展,已开通泸蓉欧班列,“市场同价、监管互认、服务一体”,将来自沿江、沿海地区货物,从泸州港发运20天抵达波兰、荷兰、德国等国家。

  如今,行走在泸州港集装箱码头,在江边一眼能看到“打通南向开放门户,建设内陆开放高地,构筑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新格局,建设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四句标语,既象征港发展现代航运的决心,也响应了当地以“两中心一枢纽一门户一高地”思路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的号召。

  目前,泸州港综合箱量55.02万标箱,占四川水运箱量的80%、集装箱吞吐量更占四川的90%。

  7月12日,四川第一个开行至广州港的铁海联运外贸班列——广州-泸州铁海联运班列实现双向开行。

  【深观察】

  无一寸高铁,泸州如何破局?

  过去十年,借助位于川渝滇黔四省市结合部的先天地理优势,黄金水道赋予“天府首港”、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川南第一……泸州作为四川“南大门”的地位凸显,国家将其定位成成渝城市群南部区域中心城市。

  也是在过去十年,中国高铁的主通道建设从“四纵四横”逐步变为“八纵八横”时,泸州高铁却仍然为零。在全国百万人口中心城市里,泸州是唯一一个不通高铁、不通客运线的城市。

泸州国窖大桥(牟科摄)

  当前,泸州建设全国综合性交通枢纽和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这对交通格局也提出新要求——突出南向,拓展东向、西向开放大通道建设,推动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格局。

  “高铁,是重中之重。”在泸州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沈昭平看来,打不赢高铁攻坚战,将成为泸州建设全国综合性交通枢纽和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的最大短板。

  一谈到高铁,沈昭平显得有些焦虑。“目前仅有隆黄铁路泸叙段、集装箱码头和火电厂专用线185公里的地方货运线普通铁路。”

  无一寸高铁,泸州如何建立立体全面开放新格局?

  “将高铁作为大通道建设十万火急的工作去抓。”沈昭平给出答案: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高铁规划就要先行,核心是构建“十”字型交通枢纽。

首要任务是突出南向。联结北部湾经济区和粤港澳大湾区,进而辐射南亚、东南亚等地区。

  具体办法是做好高铁规划,核心是构建“十”字型交通枢纽,即渝昆高铁和蓉遵高铁在泸州形成十字交叉。其中渝昆高铁从重庆经泸州至昆明,蓉遵高铁是由成都经自贡、泸州、遵义、贵阳后可直达广西、广东。

  “这两条四川南向主动脉在泸州形成十字交叉,进一步缩短泸州南下至云贵地区、两广地区时间,泸州高铁中心枢纽优势将日益凸显。”沈昭平拿出一张地图向记者比划。

  此外,通过组建工作专班、保障要素资源对铁路建设工作攻坚,同时广泛吸纳人才,向全国招聘具丰富铁路工作经验的人才参与泸州高铁建设。

  部分图片由泸州市龙马潭区宣传部提供

记者: 
魏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