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这篇文章表扬了泸州做法

来源: 
新华社
8月16日,新华社发表文章:轻舟正过万重山——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述评。文中提到长江上游生态保护话题,肯定了泸州做法。

船舶在湖北武汉阳逻港区水域行驶(8月13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建设中的腾讯贵安数据中心(8月1日无人机拍摄)。该数据中心位于贵州贵安新区,预计到2019年正式投产后,这里将成为高隐蔽、高防护、高安全的数据中心之一。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万古奔腾的长江,由西向东,不舍昼夜,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用博大的胸怀滋养着灿烂的中华文明。

  习近平总书记情系长江,曾两次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今年4月,他在考察长江时说,“绝不容许长江生态环境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继续恶化下去,一定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条清洁美丽的万里长江!”

  近日,记者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沿江采访,行经11省市,耳闻目睹的实践一再证明:只要路子走对了,绿水青山就可以变成金山银山!

  给长江“治病”,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成各地共识

在湖北香溪化工有限公司宜都分公司拆除现场,工人在进行切割作业(4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一位环保志愿者在湖南省岳阳市洞庭湖畔的华龙码头捡拾垃圾(7月13日摄)。过去,这里是一个砂石码头,2017年码头拆除后开始复绿。新华社发(薛宇舸 摄)

  在长江和鄱阳湖交界处的江西九江湖口县,渔民张传国的渔船不再用来捕鱼,而是在浩渺的长江江面上巡护一江清水。

  65岁的张传国告诉记者,岸边的礁石、船只的螺旋桨、渔民的渔网渔钩,都有可能给江豚造成致命伤。去年,他自愿报名,成为湖口县江豚协巡队一员,从“打鱼人”变成了江豚“守护者”。

  江豚是长江水生生态系统的指示性物种。最新科学考察结果显示,长江江豚数量估算约1012头,种群数量大幅下降趋势得到遏制。

  长江江豚的命运变迁,反映的是长江生态环境的变化。

这是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古堰画乡小镇的“古堰”通济堰(8月15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这是上海吴淞炮台湿地公园一角(2017年2月26日无人机拍摄)。这里曾经是钢渣回填滩和铁砂采砂场,如今已成为湿地植物和鸟类的乐园。新华社发(裴鑫 摄)

  一度,长江岸线码头林立。湖北有个县不到2公里的岸线,“盘踞”着30个简易码头,日日粉尘漫天、污水横流,周边居民苦不堪言。

  “一些文明的兴亡,都跟河流有关。长江流域是一道关键的生态防线,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事关中华民族发展大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说。

  问题在水中,根子在岸上。解决好长江生态环境问题,首先得实现沿岸地区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两年多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今年4月26日召开的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直指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痛点”——

  对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仍存在一些片面认识;

  生态环境形势依然严峻;

  生态环境协同保护体制机制亟待建立健全;

  流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突出;

  有关方面主观能动性有待提高。

  习近平总书记为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指路——关键是要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等关系。

  知之难,行之更难。

这是绕贵州遵义市仁怀市茅台镇而过的赤水河(7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8月1日,在位于贵阳的贵州航天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调试设备。航天电器与德国西门子合作,打造“柔性智能制造车间”,利用大数据技术开展数据采集、数据分析、流程再造。新华社记者 李芒茫 摄

这是云南省昆明市福海街道办新河社区的村级“河长”杨枫(中)和工作人员在流入滇池的船房河上打捞垃圾和杂物(2017年1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蔺以光 摄

游人在云南省昆明市滇池海埂观景大道上观赏、投喂红嘴鸥(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我们关闭了临近长江的22套生产装置,资产价值12亿元。”兴发集团董事长李国璋说。兴发集团对搬迁腾出的900多米长江岸线、800多亩土地,按照城市公园标准实施生态修复,总投入将超过1亿元。

  兴发集团所在的湖北宜昌市,化工产业产值一度过千亿元,解决了大量就业。但面对“化工围江”的污染隐患,宜昌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向自己的“饭碗”开刀。市级财政设立数亿元资金,用以支持化工产业“关改搬转”。到2020年,宜昌计划“关停、改造、搬迁、转型”134家沿江化工企业,最终实现沿江1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清零”。

  不止是宜昌,沿江省市近些年不断加强治污复绿,经济绿色转型的步伐也日益稳健——

  贵州大力发展新兴产业,正快速崛起为全球大数据存储基地,苹果、华为等公司相继在此落户。截至今年一季度,贵州经济增速已连续29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绿色GDP”正在成为贵州发展的关键词。

  四川省泸州市大力推进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将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江河网箱养殖设施全部拆除;重点发展绿色低碳循环经济,智能终端、智能电网、大数据、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聚区逐步形成。

  湖南境内长江沿线39个非法砂石码头、洞庭湖区116个非法砂石码头堆场在近两年陆续全部关停,码头变身湿地,黑麦草青翠欲滴,芦苇成片,水鸟翔集,岳阳楼畔江水重现“浩浩汤汤”。

  江苏南京以新型电子信息、高端智能装备、软件和信息服务、现代物流与高端商务商贸等作为未来主导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已经达到40%,千亿元级新兴产业集群达6个……

  路子找对了,绿水青山就可以变成金山银山

  正值旅游旺季,“彩云之南”用她独特的美景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在滇池边的海埂公园,马拉松爱好者饶利群说,几年前在这里跑步,还有不太好闻的水葫芦气味。这几年每一次来海埂训练都能发现可喜的变化。

  滇池流域是长江上游的生态屏障之一,也是云南省的经济重地。然而,长期以来,滇池水质处在劣五类水平,“高原明珠”黯然失色。

  近几年,昆明进一步转变滇池污染治理理念,坚持“以水定城”,投入数百亿元开展系统治理——截污纳管、疏浚河道、整治农村面源污染、生态引水等措施共同发力。如今,滇池外海和草海水质终于实现了提升。“相信滇池的水会越来越干净,以后会有更多的市民来这里跑步。”饶利群说。

  改变正在悄然发生。

  “近两年来,长江委一直在给长江进行‘体检’。”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规划计划局局长马水山说,体检过程中发现了“滥采、乱占、乱排”几种病症。可喜的是,这些情况正逐步得到控制。

  今年上半年,长江水质同比继续好转,一批新的砂石集并中心初步建成,环保防护措施一应俱全。沿江一个个码头已被绿树繁花取代,成了人们纳凉休憩、休闲运动的好去处。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正在成为沿江省市发展的共同遵循。

  “发展经济不能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竭泽而渔,生态环境保护也不是舍弃经济发展而缘木求鱼,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了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

  事实证明,只要找对路子,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完全可以相得益彰。

  在重庆璧山区,记者看到,道路两旁绿树成荫,一个个城市公园满目苍翠,璧南河水清岸绿。

  “以前的璧山不是这个样子。”重庆市璧山区水务局局长唐应容说,前些年,璧南河里的水又臭又黑,洗手都怕长疮,河边的房子把窗户关了都能闻得到臭味。这些年,璧山痛下决心,关闭、搬迁了741家污染企业,包括一些纳税大户;城市公园由1个增加到30多个;公共绿地面积由12万平方米增加到1900万平方米。

  “增加绿地面积,改善生态环境,虽然有投入,但是要学会算总账。”璧山区委书记吴道藩说,“我们绝不卖毛地,要先把绿化做好了再卖地。环境好了,地方财政状况也改善了。2017年,璧山区的财政收入达130亿元,是2009年的10倍以上。而且,我们的招商工作也更好做了。”

  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受益的最终还是老百姓。

  “我们村里定了一条规矩:不准在山上砍一棵树。我们见缝插绿,栽了大片的茶树、杨梅树,让村里四季有花、四季有景、四季有客。”在安徽省安庆市宜秀区五横乡杨亭村,村党总支书记杨凯深有感触地说,现在杨亭村不仅生态更好了,经济效益也有了;每年吸引近10万游客到村里游玩,“我们真正尝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甜头。”

  浙江省丽水市曾是省内“后发地区”。多年来,坚持绿色发展,不仅让丽水保持了生态美,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也不断增强。去年丽水农村常住居民可支配收入18072元,同比增长9.8%,增速连续9年领跑浙江。丽水多个县镇村出现了人口流向拐点:松阳县2017年常住人口比2015年多了5000多人,云和县石塘镇长汀村人口留村率从不足20%提高至70%。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没有让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止步不前。近期公布的我国上半年经济增长“成绩单”显示,长江经济带11省市中有10个省市GDP增速“跑赢”全国平均水平,其中贵州、云南、江西分别以10%、9.2%、9%的高增速领跑全国。

  “一盘棋”推进,让长江经济带成为新时代的美丽画卷

  尽管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成效显著,但绝不能有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

  “上海是长江入海口,一江清水向东流,上海受益最大,上海也应该尽更多的责任。”上海市发改委主任马春雷说,“上海规定,每年的环保投入不低于当年GDP总量的3%;今年安排250个环保项目,预计总投资1100多亿元。”

  实现绿色发展,离不开新旧动能转换。

  “要以水污染治理为抓手,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国家发展改革委基础产业司副司长周小棋说,只有不断改造旧动能,培育新动能,实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才能打赢长江污染防治的攻坚战。

  不搞大开发,不等于不发展。保护生态,还需要疏堵结合。

  “以前长江非法采砂问题非常严重。经过整治之后,好多了。但是,地方经济建设客观上也需要砂石。”长江航道局技术服务处处长刘怀汉说,“以前长江航道的疏浚土多是直接扔掉,近年来,长江航道局积极探索航道疏浚土综合利用,将疏浚土运上岸,以缓解砂石资源不足的供需矛盾。”

  长江经济带和长江流域不是独立单元,涉及的十几个省市需树立“一盘棋”思想,加强协调合作。

  “‘共抓大保护’,难就难在这个‘共’字上。”长江委水政与安监局局长滕建仁感叹,长江治理开发和流域水资源统一管理涉及19个省份和环保、林业、国土、交通、电力、水利等多个部门,上、中、下游情况各异,地方和部门利益关系错综复杂。

  “现有监测体系难以满足新时代共抓长江大保护的新要求。”滕建仁说,统筹规划、整体联动,加强部门间、区域间合作,实现各种监测资源的最优化配置,加快建立长江流域综合监测体系,已成推进共抓长江大保护战略的迫切需要。

  在长江上、中、下游,一系列跨省份协同发展的制度正在探索:

  长江上游支流赤水河因酝酿了茅台、郎酒、泸州老窖等数十种美酒,被誉为“美酒河”。今年初,云南、贵州、四川三省共同出资设立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基金,共同守护一江清水。

  中游的江西、湖南、湖北三省签署协议,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合力抓好湖泊湿地管理保护、生态修复,留住长江生态之美,共同将长江中游建成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先行区。

  下游长三角地区,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组建了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在交通、能源、环保、信息化、公共服务等重点领域开展合作。

  实现绿色发展,必须转变政绩考核方式,摒弃“唯GDP论英雄”的政绩观。

  目前,在重庆区县经济社会发展考核指标中,绿色发展权重提高到30%,成效好的干部优先提拔重用,出问题的一票否决。

  治长江之病,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长江经济带探索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新路子,也不会一蹴而就。

  这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只要咬定目标不放松,一张蓝图绘到底,长江母亲河必将青春永驻、永葆生机,成为天蓝水碧、繁荣富裕的黄金经济带。